肖芬思视角《中国女子偶像团体2016》

2016年结束了,对于国内的女团爱好者们来讲,这又是充满五味杂陈但是还在继续前进的一年,“偶像”这个词在中国的意义继续的被丰富着。作为一个小粉丝,在和聚聚们谈笑风生话偶像迎新年之外,也想结合自己的所见所感,回顾一下去年国内女团这面,都有一些什么有意思的事。我是新饭,才蔽识浅,可能许多言论会显得坐井观天,说的不对的地方还望聚聚们多指出,大家一起讨论。

一、运营和他的小偶像们

首先引用一段文字,再来确定一下这里我们所提的偶像的定义:

“广义的偶像当然可以包括所有被崇拜和追捧的对象,但在本文所探讨的“偶像团体”,是一个更加具体的定义。

在正式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必须要分清楚两个词“偶像团体”与“歌手组合”。一般来说,区分“乐队”与“组合”会比较容易:乐队里乐手、歌手分工明确各司其职;组合则不然,虽然也会有分工,但基本上只是分头应对不同受众群体,唱跳表演还是要一起上的。“偶像团体”与“歌手组合”之间的界限就模糊一些,二者既有交集也有差异,最重要的差异,就是盈利模式。

歌手组合赖以生存的根基是唱片经济。出唱片、拍摄MTV、举办演唱会……一切皆围绕音乐本身来进行,即使上综艺,跑通告,大多也是为了新专辑\唱片的宣传。

偶像团体则完全是“以人为本”,除了唱歌跳舞,他们会更热衷于对成员个人魅力的展示,通过频繁地参加综艺节目、举办各种形式的粉丝见面会以维持曝光度以及与粉丝保持互动。团队里个人的人气会带动团队粉丝量的增长,而团队的曝光又会增加个人粉丝的数量。

早期的歌手组合与偶像团体之间界限更为模糊,因为盈利模式单一、曝光渠道有限,成员的训练时间也比当下的“快餐型”偶像更长,最早的一批组合已经很难简单粗暴地说他们只是歌手或只是偶像,比如小虎队。

最近十年,二者的分界线变得越来越明显,在歌唱这个类目上,歌手组合固然比偶像团体更为专业,但其成就与收益也基本来自于唱片和单曲的销售、演唱会收入以及一些歌唱类综艺节目等等。偶像团体相比歌手组合,吸金渠道就要广泛很多,包括唱片,综艺节目、粉丝见面会、周边售卖、出演偶像剧甚至建立个人品牌,总之只要有人气,就能将其变现。”

引用自 何小毛”为什么偶像团体越来越多?”

今年大陆较活跃的女子偶像团体名单今年大陆较活跃的女子偶像团体名单

(一)今年概况

2016,某种意义上是国内女子偶像团体开始遍地开花的一年。在这之前的15年,Luanr、SNH48、1931等团体还在缓慢上升期,idol school,IPfamily,心动Project(ATF)等团体也才刚运行不久,国产小偶像们还在以公演剧场为中心的粉丝辐射圈里活动,剧场辐射圈以外的粉丝们大多还在汲取着来自屏幕那一头的偶像们的爱,说到偶像女团,主要想到的还是AKB48,少女时代等海外成型已久的团体。

AKB48与少女时代,亚洲女子偶像团体的代表AKB48与少女时代,亚洲女子偶像团体的代表

而另一面,二次元偶像随着Lovelive等动漫和线下活动的大热,在这压抑许久的大地上赢得了大量的年轻粉丝。年轻人们(阿宅们)纷纷开始购置荧光棒、应援周边,走出家门,打起了“Wota艺”,做起了“尻立德(call leader)”。而喜欢歌舞的,纷纷开始模仿动漫和弹幕视频网站上的舞蹈视频,走上舞台,开始享受做“明星(或者红人)”的感觉。

漫展上的宅舞(左)啦啦人JULAO(中)Wota艺(右)漫展上的宅舞(左)啦啦人JULAO(中)Wota艺(右)

正是这种文化氛围烘托之下,今年,国内的偶像市场一下子的敞开了。年初,综艺“国民美少女”随着小哥的“嘿嘿嘿”和叫兽易小星的火热,为SNH48的妹子们狠狠地卖了一剂安利。而“μ’s(lovelive中的女子团体)”的“FINAL LOVELIVE! ~μ’sic forever~”这一谢幕演出,促使一部分二次元偶像文化爱好者回到了现实,开始着眼于实际的偶像。

综艺国民美少女(左)Lovelive6th荧光海(右)综艺国民美少女(左)Lovelive6th荧光海(右)

没过多久,4月20日,一个可能标志着“中国偶像地缘化“开端的事件出现,SNH48的运营公司丝芭传媒宣布了其北京广州分团“BEJ48”与“GNZ48”的成立,同时表示“SHY48(沈阳)”、“CHA48(长沙)”、“CND48(成都)”、“CNQ48(重庆)”、“WHN48(武汉)”等地缘团体也在筹备之中。其辐射面涉及到了东北、华北、华东、华中、华南,试图效仿AKB48建立“天下布妹”的体系(此时丝芭和AKS还未宣布断绝关系),来聚集全国粉丝。

"天下布妹计划"“天下布妹计划”

而另一边,国内的传统的选秀组合再一次发力,《蜜蜂少女队》,《加油美少女》等由电视台真人秀中走出的团体加入了博弈队伍。蜜蜂少女队更是一出手就在成都和上海建了两个剧场,强势进军剧场公演市场。而偶像计划的IPfamily,心动Project的ATF等团体也结束了筹备长跑,正式投入了运营。

IPFamily(↖)ATF(↗)Idol School(↙)蜜蜂少女队(↘)IPFamily(↖)ATF(↗)Idol School(↙)蜜蜂少女队(↘)

进入夏日,市场随着气温的上升也开始变得躁动起来。6月9日,AKS发表声明,提到大陆SNH48的营运违反契约,经过重新考量后,即日起官网撤下有关SNH48相关内容,同时表明日本总公司完全不知道SNH48的姐妹团“BEJ48”(北京48),以及“GNZ48”(广州48)存在,并强调双方完全没关系。随后SNH48的运营方在官方网站声明表示,“运营方在和日本AKB48之跨国姐妹团体技术合作关系中,不存在所谓的违规行为。孰是孰非双方各执一词,至今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而此时SNH48的原创公演路线也开始紧锣密鼓的进行,想必版权原因也是如此急于原创的一环。

双方各执一词双方各执一词

人怕出名猪怕壮,关系不好正面刚。SNH48总选举(现称:总决选)的日期定在了7月30日,而同时AKB48突然宣布接受”星耀360”的晚会邀请,委派现任总监督“横山由依”一行成员来华赴邀。时间更是选择了同时同地(会场只隔了一条马路)。本次总选举共1758676.6记票,第一位鞠婧祎的票数达到了230752.7票,相比去年第一位赵嘉敏的74393票增长了156359.7票。对于丝芭来说这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了。

星耀360确认函(左)SNH48第三届总选票数(右)星耀360确认函(左)SNH48第三届总选票数(右)

随着SNH48的事业蒸蒸日上,“少女团体”这个市场又被重新的被各大资本重视了起来,SNH48拉到了华人文化的投资,开始走穴于各大网络剧、电视综艺、网络综艺。而原本由coser、舞蹈爱好者自行建立的“艺能团体”,或称同人团。如“波利花菜园”,“Shinning Star(现SS IDOL)”等,也开始被资本注入。迈入了“地下”转向“正统”的道路。而AKB48在被久尚(丝芭前身)限制来华发展5年之后,又找到了中投中财这条国企大腿,想要再度来到国内分偶像市场一杯羹。二次元偶像方面如乐元素科技与AMUSE联手打造的“星梦手记”等动漫企划,继续致力于新技术与服务二次元粉丝群体,发展二次元虚拟偶像以及配音演员线下演艺活动。

中国制”动漫偶像“(左)AKB48重返大陆(右)中国制”动漫偶像“(左)AKB48重返大陆(右)

同时,社会舆论,媒体也开始对与女子偶像团体产生了一定兴趣,但是大多还保持观望态度,因为现在社会对于“偶像”、“明星”、“艺人”的定位认知还很模糊。在报道上还是以八卦娱乐花边新闻为主。而对外输出上,Luanr、Idol School、ATF、MIXX等团体积极参与与境外偶像的联合演出。整体来说,今年是中国少女偶像团体发展突飞猛进的一年。

(二)作品与运营

一个偶像团体的作品,针对现在我们国内来讲,粉丝能看到的主要就是“音乐(视频)”、“舞蹈”、“剧目”。 而国内碍于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和音乐制作体系的不完善,现在国内女团并没有几个能够让社会印象深刻,传唱很久的作品。大多还属于写出了歌自己村子(饭圈)里嗨,要么就是改编经典作品进行二次创作,使之符合自己定位的风格。前者多见于公演主导的,成员素质良莠不齐的偶像团体,后者多见于综艺出身的,成员素质较高的大众化偶像团体。

而舞蹈方面,如SNH48、1931、Idol School等“养成系”偶像团体,大多以集体舞蹈+小队UNIT为主,为了照顾整体公演效果,动作上一般没有太激烈,风格以清纯可爱感觉为主;而诸如蜜蜂少女队、Astro12这类流行风格很强的团体,他们的舞蹈往往更接轨流行热点,更加多元化,对于每个成员的身体素质要求也比较高。

风格不同的剧场公演风格不同的剧场公演

而说到公演,现在国内以原创剧场公演为主的团体有:Luanr、SNH48G、1931、Idol School、蜜蜂少女队。而IPFamily、ATF等团体虽然也有不定期的公演,但是曲库中曲目太少,大多数公演时间还是以成员访谈和成员个人才艺展示为主。在音乐方面,大陆女团还需要继续探寻一条属于自己的路线,多多创造属于中国流行乐市场自己的偶像音乐。

大陆女子偶像团体原创公演表格大陆女子偶像团体原创公演表格

鉴于剧场公演的稳定收入与辐射能力,促使Luanr,idol school等原本借用剧场公演的团体决定开建新剧场。而SNH48和蜜蜂少女队的外地剧场/分团的成功建立,Luanr,SS Idol等团体也宣布将建设外地分团提上日程。

1931剧场(左)Ladybugs蜂巢剧场(中)GNZ48星梦剧院(右)1931剧场(左)Ladybugs蜂巢剧场(中)GNZ48星梦剧院(右)

影视剧(网剧)也是现在中国最热门的资源,无论是成员还是运营都很看重这一方向。SNH48的鞠婧祎,林思意等成员在知名IP网剧中的活跃表现值得称赏。而其他的女团成员演出的剧目却大多以实验性为主,如丝芭影视的《贴身校花》,萌萌哒天团参与拍摄的《帝都》系列电影与VR电影。社会关注度并没有那么高,大多是对成员的锻炼。舞台剧方面,Luanr和SNH48今年各自也有安排成员参与,具体反响如何,还要等待社会各界的评价。

有偶像参与的知名IP网剧有偶像参与的知名IP网剧

而演唱会方面,除了SNH48 GROUP能够支撑起万人动员的大型演唱会,其他团体还是以在礼堂、LIVE HOUSE为主的中小型场地进行演出,或者是参与拼盘演唱会。大型演唱会需要粉丝数量的支撑。相信随着偶像文化在中国的壮大,高质量的演唱会也会出现。

ATF出席的中日偶像IDOL FEVER LIVE(左)SNH48 B50 舞台概念图(右)ATF出席的中日偶像IDOL FEVER LIVE(左)SNH48 B50 舞台概念图(右)

而其他粉丝与偶像的先下互动模式,主要还是以前日韩偶像体系用惯的套路:握手会,击掌会,合影会。而直播,作为中国发展特别迅速的一种营销模式,铺天盖地的成员直播通过各种APP拉近了成员与粉丝的距离。而微博,和自家APP的灵活运用,也让中国的偶像和粉丝在互联网上关系更紧密。

(三)问题(于运营,于偶像)

在中国,运营女子偶像团体并没有那么多的本地经验可学。从Luanr和蓝宝石少女开始,中国女团一直是摸索中艰难前进。而对于团体而言,这些问题同时出现在成员与公司运营身上。

创作能力,表演能力的不足,希望能随着发展一步步改善。中国与日本的制作人发起的女团不同,现在中国的大多数女团还是围绕着资本走的,所以许多时候注重的是经济指标和KPI这一类东西,指望着别人家的KOL(名人)能为自己的宣传卖命,而轻视了真正其代表的文化内涵。这点除了作品质量不高以外,最明显的就是体现在营销推广上。微博粉丝,转发统统是买的。粉丝也学着运营,给自己的小偶像成立打投组,让小偶像产生自己“红了”的错觉。这种虚红直接的影响公司和偶像对自己的能力估量,显得膨胀而摆起架子的例子,屡见不鲜。

看似光鲜的转发量,背后的泡沫到底有多大,也许运营也不想知道看似光鲜的转发量,背后的泡沫到底有多大,也许运营也不想知道

服务态度,服务精神,是我们相对于日韩公司很欠缺的一点。抛去那些由电视台启动的资金背景充足的偶像团体。普通养成系团体由于公司基层员工薪资普遍不高,加上管理层面漏洞很多,导致公司工作效率底下,粉丝对于公司的信赖度普遍不高。

挑最大的SNH说,总选之后握手会,SNH48的运营错误的估算了粉丝的数量,导致了大量粉丝滞留场外无法入场,加上高温酷暑,粉丝叫苦不迭,多次与运营发生口角。TOP成员排队到爆炸,有的成员要好几个小时才能排一圈出来,而边缘成员一边寂寞吹空调。引起粉丝众怒,迫使运营补办了握手会。

堪比春运的”握手会“排队现场堪比春运的”握手会“排队现场

而总选汇报单《公主披风》发布前后,一些成员的应援会不满于公司分配给成员的MV分镜,神七成员从第一名的应援会开始,开始集体在微博刚运营,要求公正对待。而有趣的是,SNH的运营有的时候会看示威的应援会所归属成员是否是TOP,或者看闹事严重程度大小再决定是否发表声明,产生了“闹得厉害我们就给你们改”这种感觉。加之此前公司的运营行为中一直漏洞频出,有很多低级错误(北广积分,CD印错等),而运营与公关却不能在第一时间给出合理对应,致使现在SNH48的运营应该是深陷塔西佗陷阱,饱受公信力缺失之苦。

丝芭“名言”-法律面前无偶像丝芭“名言”-法律面前无偶像

而其他团体的运营问题也各具特色,比如1931的运营花钱雇群众演员来看公演,Luanr的枕运营,idolschool的,都体现着管理体系与艺人支撑体系不完整的种种漏洞。

在国内,有很多团体给予其名下艺人生活中心,在这里包吃包住,提供基本训练设施。而在这里的小偶像们,却不是各个都那么上进。而公司的资源分配又必须按照团内绩效等级自上而下分配,新人成员付出的努力回报周期过长,导致成员内心浮躁,丧失上进心,偶像形象开始劣化。

此上提出的一些是内部矛盾的例子,而外部也不显得那么太平。

8月1日,由ATF、萌萌哒天团、MISS MASS、AOS、中樱桃、SS IDOL、SING、PEG、Luanr、KIMOE、1931、IPfamily12个女团发布了《中国偶像女团联合声明》,声明称为促进行业健康有序的发展,更加良好的为艺人提供包括但不仅限于训练、培训、作品制作和演出机会等环境,特共同发起一致承诺:绝不签约和使用任何在联合声明有关单位中尚有未解决的经纪纠纷的艺人。

中国偶像女团联合声明中国偶像女团联合声明

这个声明貌似是力图建立良好偶像市场体系,共同富裕谋发展的感觉。但是我们会发现,国内最大的SNH48不在里面,内涵高速积累的Idol School也不在里面,势头正足的蜜蜂少女队也不在里面。除了1931、ATF、Luanr以外,都是一些活跃度极低的团体,颇有一丝抱团取暖的感觉。而不采用“经纪纠纷的艺人”这句话,貌似也是针对SNH48与其一批退团成员的合同纠纷。有趣的是,在此公告发起几个月后,IPfamily部分成员跳槽至蜜蜂少女队,SING的某成员跳槽至GNZ48。一个试图建立良好秩序的声明不带着影响力最大的几家一宣誓,这张声明的力度是否能规范这个市场,还值得推敲。至于这个声明的后续发展;由联盟内的SS IDOL,IPfamily,PEG,KIMOE等团体加盟出演,网络大电影《魔女乌龙院》集将于明年1月全网播出。

百万女团伐子杰百万女团伐子杰

而这样不带市场大头玩的事情不止这一个,火秀TV出品的“AiBB亚洲偶像榜”是一个面向亚洲地区偶像组合、艺人和歌手的新作发布及现场打歌榜单。这个偶像榜挂着“亚洲”的名号在话语娱乐圈内进行榜单评选,却不见一线团体过来参与,而且打榜这个模式需要在其APP内进行,最终数据是针对其APP内榜单的高低决定。颇有48G总选举圈内自嗨的感觉,当然,如果打榜成功,地铁站显示屏的广告投放奖励对于一些资金不充足的团体来说也是很诱人的。而一个真正能反应中国偶像发展的榜单,尚待有心人投入功夫进行制作。

AiBB亚洲偶像榜AiBB亚洲偶像榜

引用沃顿商学院的乔纳·伯杰写过本畅销书《疯传——让你的产品、思想、行为像病毒一样入侵》,无论平台是电视还是网络,这些先期投入巨大的节目要取得大成功,都必须像病毒式传播那样,让大众主动自发地转发或讨论。但眼下各个女团在社会上还未形成病毒式传播,并没有很多的公众媒体、娱乐综艺对女团进行过卖力的宣传:大众的“情绪”尚未被唤醒,运营还在苦苦找寻引发广泛讨论的突破“诱因”来形成“公共性”。※1

去年最佳舆论组合”Sunshine“,如今因为盈利分成的问题分家,也不大好过去年最佳舆论组合”Sunshine“,如今因为盈利分成的问题分家,也不大好过

再说说盈利,前面提到过,国内碍于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和音乐制作体系的不完善,想要考纯创作进行盈利基本上不可能支撑一个偶像团体。SNH沿用AKB48体系,靠开公演搞握手会总选举维持稳定收入。但是如今的AKB已经面临“吸金大户”TOP成员纷纷毕业,新人不给力,粉丝看腻了剧场的危机。这些都是SNH48再发展几年后将要面对的问题。

DAM公布的卡拉OK前50点歌排名,可以看出AKB这么用心包装的偶像也敌不过大众审美疲劳DAM公布的卡拉OK前50点歌排名,可以看出AKB这么用心包装的偶像也敌不过大众审美疲劳

而其他团体将要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有更好的产出吸引粉丝前来消费,如何给粉丝创造消费机会。现在国内团体有个很有趣的现象,相比日本铺天盖地而偶像周边产品,中国的偶像周边产品往往就限定于:变色荧光棒,T恤,毛巾,生写。而且除了生写更新的可能会快一些,其他的周边好多都是一成不变。成员几乎没有官方为其定制的专属周边,全部由应援会自行设计制作(有些应援会直接从中盈利),直接体现了公司供给盈利体系还有很大的需要完善的空缺。

毛巾,T恤,帆布袋,徽章,法被等粉丝自制周边毛巾,T恤,帆布袋,徽章,法被等粉丝自制周边

规范管理体系,完善文化产品制作体系,是中国女团下一年必须要重视的问题。当所有的粉丝诉求

都有条例可依循、可以得到信服的答复,所有制作流程适度透明化,产品质量大度提高。粉丝自然会大力帮你安利,倾家荡产买你账。团体发展才会越来越好。

二、粉丝们

(一)构成

偶像团体之所以越来越多无非是因为粉丝经济的兴盛。粉丝来源于社会,以青年人为主,不能简单的说女团的粉丝就全部都是宅男。女性粉丝的数量随着偶像人气的上升会突飞猛进。而且女粉丝一单进入饭偶像的痴迷状态,其狂热成都和办事效率也许都会远大于男性粉丝。于是现在的偶像消费市场分成了“同性消费市场”和“异性消费市场”两种。前者是视偶像为自己理想中想成为的样子,后者是视其为自己的梦中理想型,随着LGBT群体的社会地位提升,同性与异性也不能简单地看生理性别决定了。但是一致的是,饭偶像的人都是为了自己理想中的追求而来的。

虽说都是为了理想而来,但是每个人对偶像团体的需求,却不见得一致。最普遍的就是为了偶像而饭偶像,但是为了饭圈找乐子而来的,为了私联而来的,为了赚饭圈钱而来的,为了去演唱会现场挥洒青春而来的,为了进偶像运营公司而来的种种人也都是存在的。只要他们的存在不影响偶像团体运作,不干预其他粉丝饭偶像,全部都是合理的存在。

在针对对象上来划分,又可以分为:唯饭(只喜欢团队中某个成员的粉丝)、团饭(或称箱推,团浪,即喜欢整个团或队的粉丝,如果不只针对团而喜欢所有偶像的话日语称为DD)、CP粉(将团队中某两个成员当做假想情侣来喜欢的粉丝)、毒唯(感觉所有其他的人对他饭的偶像都有恶意,一旦发现有舆论方向不对就会攻击别的偶像)、八卦粉丝(对偶像本身没什么兴趣,对其背后的八卦兴趣更浓)。

测试你是什么样的偶像宅 (主针对有公演的团体仅供参考)测试你是什么样的偶像宅 (主针对有公演的团体仅供参考)

而按照行为来分,又可分为外务粉丝、屏幕粉丝和剧场粉丝。外务粉丝往往机动性高,有一定经济能力,哪有外物哪有他,追求与偶像面熟,想要亲力亲为的应援偶像;屏幕粉丝距离偶像的物理距离不是很近,他们通过朋友或媒体宣传了解到偶像,然后全力在网络与社交软件上关注偶像的最新动向,虽然单人力量可能不大,但是是粉丝团体里的主力。而如果一个偶像团体是面对面剧场公演形式的话,就会出现剧场粉丝。剧场粉丝会亲临偶像公演的剧场进行现场应援,常来的粉丝甚至和偶像之间会很熟悉。

(二)应援行为

TFboys粉丝的狂热全球应援让无数别的偶像团体的粉丝惊讶,当粉丝们形成集体,并扩张到一定规模时。他们的应援行为已经成为了偶像推广环节中关键的一部分了。诸如“魔饭生偶像应援部“为各大偶像应援会提供全世界各地的平面KV展位(地铁站灯箱,时代广场电子屏等),这些粉丝自发的偶像宣传行为,是各大运营方喜闻乐见的。

美国时代广场大屏幕上轮播的中国偶像应援视频美国时代广场大屏幕上轮播的中国偶像应援视频

而常见的粉丝给偶像消费点,主要体现在演出见面会门票,CD,周边,照片(生写,拍立得)收集,应援物收集上。而针对有握手会和选举这种高度捆绑粉丝钱包的偶像商业活动。如果粉丝爱得深沉,倾家荡产把积蓄交给偶像运营公司也不是没有的事。

而针对公演为主的偶像团体,会有独特的歌曲应援文化,他们会在歌舞进行的过程中喊出整齐的应援口号使剧场气氛升温,增强剧场观演体验。

男粉丝的激情应援男粉丝的激情应援

(三)问题

饭圈的问题,主要体现在两点:毒瘤与私联

毒瘤(日语称厄介),由于某些原因专门去骚扰发难成员,比如在社交媒体上抹黑,在演出过程中作乱,无视环境只追求自我满足。此类人群隔三差五会出现,但是国内女团发展的还没有红火起来,还没有很严重的毒瘤事件出现(如日本AKB48的砍人事件与JY手事件)。

砍人事件的受害者之一川荣李奈砍人事件的受害者之一川荣李奈

私联是一种针对粉丝过多度要和偶像拉近关系的行为,国内大多表现为粉丝和偶像处对象。这打破了偶像与粉丝之间的距离感,会使公司为偶像建立的纯洁不染人事的形象崩塌,置之不理会丧失许多粉丝。现在大多女子偶像团体都以恋爱禁止为成员处事准则。但是年轻的小姑娘们难免控制不住青春的悸动,私联现象也总是屡禁不绝。

嘉兴路名画与中国特色私联模式嘉兴路名画与中国特色私联模式

粉丝,在饭偶像的立场上大多数都是自私的,心中只想着自己和喜欢的偶像,现在国内的公司往往制度不完善,需要很多能力强的粉丝帮助运营完成许多事情。时间长了,这些协助运营的粉丝就渴望得到额外的回报,而如果运营拒绝回报,他们回踩的可能性会很大。

前面提过,国内的团体主要分成养成系偶像和完美型偶像两种,因为有强烈的代入感,前者的粉丝忠诚度往往更高,与之相伴的产生唯饭的比率也越高。现在国内的女团饭圈大多数还是以每个成员个人为中心而建立的,仍需运营公司带动他们建立对整个偶像团体的信赖感。如果时间长了,公司并没有达到应援会理想中的要求,整个应援会保小偶像出来单独出道,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请运营公正对待XXX##请运营公正对待XXX#

而另一面,现在粉丝数量大的团体,尤其是养成系,运营往往都习惯在自己的粉丝之间建了个“村子”,这面的粉丝们往往习好一叶障目的在村子内玩耍,并不愿意理会“村外的世界”。但是要知道,即便圈内红翻天,圈外却往往都还是寂寂无名。但是一旦进入主流圈发展,必然会丧失小众的欢乐,各种尺度会收紧。粉丝(饭头)如果真的是为了偶像着想,还需要更多的了解村外现在是些什么动向。当然,如果只是来放松心情,寻找心灵归宿的话,也不必如此麻烦,使自己放松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三、展望与反思

2016过去了,中国偶像市场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2017年,偶像市场注定会变得更大。丝芭的沈阳长沙重庆武汉团明年不知能开几个,以1931、Luanr、Idol School为代表的本土原创团体的起飞,不知道会摩擦出什么样的火花?禁韩令的实施,使得大批韩国男女团体开始尝试在大陆建分团。中日邦交恢复45周年,是否还会有别的日系团体要来大陆分一杯羹呢?

尽管偶像团体的兴盛是一种“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但纵观目前的国内情况:经纪公司疏于版权管理,盗版音乐遍布全网;疏于对偶像的肖像权保护,非法周边随手可得;疏于对偶像的隐私及人生安全保护,私生饭屡见不鲜;多数粉丝还停留在随手转发表支持的“白嫖”阶段,并不懂得消费偶像的正确方式;偶像对自己的定位还不够精准,同质化严重,个性不够鲜明……这些既是目前国内偶像市场的劣势,也是机会。因为这些问题,都是未来可能会得到解决的,当这些问题逐一解决,这一块市场会有多大,难以估量。※2

日本人研究偶像,从完美偶像→选秀偶像→偶像团体→剧场偶像→虚拟偶像/地下偶像这个流程走了四十多年,而我们从05年“超级女声”选秀偶像风靡内地荧屏,到13年SNH成立小偶像送到你眼前只花了不到十年。这个过程是不是有点太急了呢?

人呐就都不知道,自己就不可以预料。一种文化的发展啊,当然要靠其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希望新的一年中国的偶像运营公司多多丰富偶像的内涵,给我们肖芬思们更有趣的偶像体验。

※1 引用自 指间沙 “女团要出道?先养成粉丝吧”

※2 引用自 何小毛”为什么偶像团体越来越多?”

已有 0 用户参与0
0 : 0
+1已打分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