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灵石监督的制作经验分享——中国动画日本制作是伪命题

七灵石监督的制作经验分享——中国动画日本制作是伪命题

从《帝王攻略》到《白夜玲珑》,看国产动画中的作监,摄影和3DCG

文/小趴

一直被戏称为“PV石”的七灵石,今年一口气出了多部新作,包括《帝王攻略》《白夜玲珑》两部动画长番,《安菟!安菟》OVA,以及总共4集的泡面番《kiskis!》。同时《铁鸥》动画OVA和《project48》动画番剧也在制作中。

1年多时间这么多的作品都是如何创作出来的呢?我们这次采访了七灵石的几位核心制作主管:作画监督沈霏,摄影监督朱玉耀,以及3D监督黄治,来分别聊一下他们在这些动画中都做了哪些事,有什么经验和大家分享。

七灵石监督的制作经验分享——中国动画日本制作是伪命题嘉宾介绍

沈霏:

参与《圣斗士星矢》《浪客剑心剧场版》《高达SEED》等多部作品的动画,动画检查与第二原画。

担任《进击的巨人》《记录的地平线》第二季,《狼少女与黑王子》《大鱼海棠》等作品的LO,第一原画,《雏蜂》 的人物设计。

2012年加入七灵石,现任七灵石的作画监督,总作画监督,作画主管。

朱玉耀:

毕业于日本东京交流艺术学院,动画制作与设计。

曾就职于株式会社Brains Base,作为摄影主要成员参与制作《境界之轮回》《覆面系NOISE》《男子啦啦队》等作品。

2018年加入七灵石,现任七灵石的摄影监督,后期主管。

黄治:

2001年毕业于年南京艺术学院设计院实用美术专业。

从事3D动画近20年,先后在南京野马动画,上海城市动画, 上海ASP动漫平台,担任3D模型,渲染,3D制作等工作。

2018年加入七灵石,现任七灵石的背景监督,3D主管。

七灵石监督的制作经验分享——中国动画日本制作是伪命题

Q&A

小趴:今年一口气上了4部作品,作品的先后制作顺序和人力,都是怎么协调的?

沈霏:这四部作品的制作档期是有前后的,但确实加了很多班(笑)。

《帝王攻略》是最早的,企划从去年5月开始,但由于是七灵石回归国内制作的第一步番剧,又是很少接触的古风动画,制作过程比较波折。按计划一开始是安排日本原画制作,但风格不匹配,特别是在分镜和演出上,后改为中国团队为主。

《kis!kis!》因为是泡面番比较简单,中期一个多月就完成了制作。

安菟的要求比较高,开始就请了LOVELIVE的总导演京极尚彦做OP导演及顾问,并按计划发给了韩国中期制作公司。但返回来后我们完全不满意, 最终开会决定后拿回来自己制作,这期间重制又花了两个月多个月的时间。

《白夜玲珑》则完全由日本制作,直到近期在其他作品完成之后,才拿回了15集后未完成的《白夜玲珑》正在内部制作。

七灵石监督的制作经验分享——中国动画日本制作是伪命题

小趴:《帝王攻略》的人设是怎么定下来的,如果有第二季的话,相对第一季想要做什么改动?

沈霏:总数共80多个人设的设定,没有原本想的简单。在做人设前,首先是世界观的设定,因为原著小说是历史架空的,沟通成本很高,前期的企划费了相当长的时间,日本方面在人设上也帮不上忙。

我参与到这部片子的制作时,合作方给了一个硬性的时间,最终用2个月把前期的人设确定了下来,这期间当然是推翻了很多版本。 当时是一边听原著的有声小说,一边来做人设原案的。 作画来说,如果一个月集中力量的话,可以做两集半的作画。

《帝王攻略》是我们第一次做国内番剧,自己也总结了很多经验,也感谢合作方腾讯视频企鹅影视的支持和理解,还希望大家也能更宽容的对待制作中的不足,如果有第二季的话,我们一定会更加努力改进很多不足,细节上比如色指定上,会更写实一些。人物的配饰方面,把一些虽然复杂,但是表现力不强的细节去掉。

小趴:《帝王攻略》的摄影有什么特点,如果有第二季,会做出什么改变?

朱玉耀:《帝王攻略》原摄影监督是一位是日本人,我加入时间已经开始制作了前3集,所以也无法再做大的摄影改变。

我们的分工是日本摄影做基本组合,之后交给我来做特效。摄影的工作量的话,大概是一周一集。日本做的一些场景偏暗了,我个人更倾向于更明亮一些,类似《魔道祖师》,如果有第二季的话,会朝着这个方向修正。

七灵石监督的制作经验分享——中国动画日本制作是伪命题

七灵石监督的制作经验分享——中国动画日本制作是伪命题

《帝王攻略》的背景设计

小趴:我个人的观影感受是《帝王攻略》的表情变化比较少,打斗部分经常有人说: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很贫穷的制作组(笑),能说一下贫穷的缘故吗?

沈霏:确实有很多欠缺的地方,感谢广大粉丝包容和指正。制作的主要当然是预算和档期,因为是女性向为主,腾讯要求我们美术及人物画风唯美,表情不要太夸张。我们自己反省的是《帝王攻略》的日本演出不适合这一个职位。国内就现状来说,因为日系片外包情况,在人才培养体系上,普遍缺少可以担任的演出的有资历人员。

制作时间上,帝王一集12分钟左右,镜头数大概在170卡上,作画张数在3000张-3500张,分到每卡大概在30张左右, 按照正常的速度来进行的话,20几个动画师,3-4天是可以完成的。但由于七灵石第一次制作国内番剧,又是古风风格需要适应,这期间确定有些反复,最后档期原因留给原画和动画的时间最后变得不是特别充足。

七灵石监督的制作经验分享——中国动画日本制作是伪命题

七灵石监督的制作经验分享——中国动画日本制作是伪命题

跟据以上制作经验,演出已经在内部培养,制作配合上包括分镜、原画、摄影这些环节会大大加强以更适合国产动画,后续再做这一风格动画会有很大改善,希望大家继续督促我们进步。

小趴:《白夜玲珑》和《帝王攻略》在制作上有什么区别?

朱玉耀:《帝王攻略》是古风动画,日本动画这类风格很少,我也是从中间接手的摄影监督,不能做太大改变了。第一次做这个风格,也积累了不少经验,如果再做这类风格,会比这次做的好很多。

《白夜玲珑》更适合日本动画风格,没有适应问题。经验上主要是了解到国产原创喜欢更夸张的摄影效果,并与3D及美术很好结合,之后的项目会在这方面加强。

七灵石监督的制作经验分享——中国动画日本制作是伪命题

 沈霏:《白夜玲珑》是一部日常系的动画,《帝王攻略》是中国风的动画,事实上,《白夜玲珑》的风格是七灵石或者说我个人更擅长的。我画一卡《帝王攻略》的时间,可以画6卡的《白夜玲珑》。整体来说,《帝王攻略》的设定更复杂,作画比较麻烦,尤其在第一次做这类风格的情况下。

小趴:帝王、白夜、KisKis中的3D主要用在什么地方?安菟中演唱会那场3D流程上是怎么做的?

黄治:我加入七灵石时《白夜玲珑》和《帝王攻略》已经进入中期制作了,用到3D的地方很少,以辅助为主。《kiskis》的场景是3D构图的,安菟中70%的背景是3D的,还包括4分钟多的一个3D渲染。

演唱会的跳舞部分采用了动捕技术,先在日本编好了舞,有了动捕素材之后,再剪动态分镜。目前七灵石目前的片子,动画作画和3D的比重大概在10:1,以后可能会往5:5的方向走。会考虑中景近景以2D的方式,远景全部以3D的方式作画。未来可能还会考虑做全3D的片子,但会保留2D表现力和看点。

七灵石监督的制作经验分享——中国动画日本制作是伪命题

小趴:《安菟!安菟!》在人设上有一些争议,认为过于贴近京都动画了,这个人设是怎么确定下来的呢?

沈霏:人设原案是合作方蜜枝科技确定后给我们的,一开始是请了一位日本设计师来做安菟的人设,但是到蜜枝那边并没有通过,之后又换了一位,还是没能通过。最后我们自己来做人设时,确实也参考了许多日本动画,包括京都动画和《刀剑神域》等,最后整体的效果是很日式造型。但我觉得,这种人设上的相似,即便是在日本本土的片子里,也非常常见。否则这个项目深度合作的京极尚彦等日本资深动画人肯定会反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了。而且安菟是有一个虚拟偶像组合的,我们的动画形象你会注意到比较复杂,也是因为要贴近虚拟偶像们本身的形象。

七灵石监督的制作经验分享——中国动画日本制作是伪命题

七灵石监督的制作经验分享——中国动画日本制作是伪命题

小趴:你们觉得各自的岗位上,和日本的差距在哪里?一个新人从入行到成熟,大概需要多少时间。

黄治:3D这个行业,偏向影视和游戏的人多,做动画的少,能够做精致的动画模型的人更少。现在的游戏人才在动画里面,完全不能用,包括建模的方式,贴图的方式也不能用在动画师上,跨行业招人因此很难。

动画专业毕业的应届生很多只会用软件,但做出来的东西经常不合要求和标准。新人入行的话,有一定的软件基础是必须的,然后大概要培训4个月左右才能符合日常的工作要求,但如果要能做精致的模型和绑定的话,也要超过半年到一年的学习时间。

沈霏:作画人员,尤其是原画师,需要想象力丰富,但是目前各家公司受限于产能,或者上司的的要求,原画师独有的一些构想和表演方式往往被限制。对动画师则往往只要求中割准。 这个岗位要改变,首先要培养出一些厉害的作画“大佬”,他们的作品应该是有典型性和代表性的,方法论等具有权威性,如此才能鼓励大家往一个更高的维度上走。

七灵石监督的制作经验分享——中国动画日本制作是伪命题

作画入行的话,基本上要先做3年的动画中割和描线工作,3年之后可能是1年的动画检查,再升原画,成为一个成熟的原画可能又需要5年。也就是说,9年之后才有较大概念升作监和演出的可能性。当然这期间不排除天才人物,可以快速晋升的。

朱玉耀:摄影这块,现在的问题是从业者对动画的摄影理念缺乏,把综艺后期和电影后期与动画后期混淆。 一个摄影新人从入行到成熟大概需要半年到1年,甚至两年的时间才能成熟想要缩短这个过程,就应该多看,多拍,不限于动画,包括实拍电影,充实自己的摄影知识,增强自己的镜头感和色彩感。

七灵石监督的制作经验分享——中国动画日本制作是伪命题

小趴: 如果我们要把一部动画的制作现在全放在国内,它缺什么?

七灵石制片人及沈霏:主要是制作的沉淀、底蕴、经验,也就是你独立做过多少部整包的片子,积累得经验、技术、制片流程能帮助你以多高的性价比完成一部动画才是重点。

高端的内容制作包括整体产能及各个核心环节都缺,导演,分镜、原画、演出、作监、美术、摄影,3D技术配合这些高级人才我觉得是国内普遍缺的。我们七灵石通过上百部日本动画及数十部国产动画制作,已经在各个环节都有一定积累,但还是要借助外部团队,特别是原画产能,这是一个制作生态链,当然我们自己也不断在招聘优秀人才加入我们。

现在国内的IP改编需求增多,很多中国制作人员也不接日本的外包了,但事实上,日本的动画制作需求更大,所以外包给日本制作中国动画是个伪命题。我们今年的战略方针已经重新开始接日本动画制作,会挑日本的一些大IP做整包,数量在50-100集,这样能更好平衡分配制作资源,稳定的同时也更好来培养和锻炼国内的新人。同时一边用更为成熟一些的核心人员来承制国内的大IP动画。

– END | 动画学术趴 –

已有 0 用户参与0
0 : 0
+1已打分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